九班趣闻录

by 羊驼哥, 2020-12-14


  即使在外人看来死气沉沉的高中教室,有趣的灵魂仍在其中游荡。灵感、吐槽与俏皮话在空气中进行着布尔运动,为苦闷的学习生活增添了一丝丝乐趣。

"老师,光棍节快乐!"

  2020/11/11,光棍节。那天的最后一节课碰巧是数学课,老师刚一进班,一位同学刘瑞琪就大喊道:“老师,光棍节快乐!”大家笑得前仰后合。“老师,现在正好是11:11噢!”那同学瞄了一眼墙上的钟表,继续“热心”地“补刀”。教室中的笑声本来即将平静,很快又充斥着大家的笑声。

  尽管老师戴着口罩,我们也能看出她偷笑了一下,不过那细微的表情又很快就消失了。讲台上放着她的戒尺,不过她并没有教训那淘气包。毕竟,在对待我们这群熊孩子时,她还是很有雅量的。

“你怎么吃的跟个破产的一样?”

  为了扶我们九班的“英语大业”于“将倾之势”,在新学期“临危受命”的英语老师自然对我们的学习格外重视,尤其在基础过关方面,他要求我们必须全员过关。

(“不就是英语平均分与隔壁班相比,差了两三分吗?为什么要说的这么悲壮呢?”
“你以为这差距很好补是吧?都半个学期了,还没填好这个坑……”)

  总而言之,英语老师为了加强同学们对「高考必背3500词」的掌握,除了年级统一的每周过关之外,还特别推出了“贴心的”「每日过关」:每天都会以检测卷的形式进行一次单词检测,错误超过三个的同学,基本上就与晚饭无缘了:需要把错误更正十遍之后再找老师重新背诵,这一切都需要在晚饭时间进行,可是我们的晚饭时间只有短短的25分钟……

  万万没想到,我成了那只率先“以身试法”的“出头鸟”:惨白的检测卷静静地躺在桌子上,上面鲜红的查好略显刺眼——不多不少,正好四个……等我走完了“纠错流程”,晚饭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。唉,原本丰盛的“晚宴”,只能变为半饥半饱的“快餐”了。没办法,从书包中的“零食仓库”掏出了一袋面包和一条士力架,我离开教室,准备匆忙解决晚饭。走廊上摆着许多塑料箱子,我见一位“难兄难弟”坐在箱子上“享受”着自己的晚餐,便跟着他坐在一起。恰巧旁边路过一位同学,对着他打趣道:“你怎么吃得跟个破产的一样?”“生活所迫啊!”他只能无奈的回应道。

  迎来了第三次检测,熟悉的结局……这次,我又坐在那个熟悉的箱子上,左手保温杯里的速溶奶茶还在飘着热气,右手拿着一条面包坐在箱子上,孤独的享用着晚餐。旁边碰巧路过一位同班同学,我先发制人地对他说:“你看我这饭吃的像不像一个破产的?”他也就是一笑而过,而旁边几个同学却前来围观。突然一种感觉:三个要账的围着我这个破产的,破产的正无奈的吃着饭,考虑着下一步的对策。

“这就是朕的左膀右臂啊!”

  鹤壁市外国语中学现在已经升级外国语集团:仅一路之隔的空地上新建了一座安博外国语学校,还要再建造一座天桥横跨那条马路。一天,我和武云上开玩笑时聊到了那座天桥:“等这桥建好了,怕不会成为校长的专用通道——他现在每天都要这两个学校中间巡视个十来圈。”她的想法则更加像一个“中二病晚期”:“根儿哥(我们校长的外号)站在天桥中央,望着远方的天际线,追忆着自己的创业史、奋斗史,不由得感慨道:「这就是朕的左膀右臂啊!」”

“给我捎一笼小笼包吧,带笼的那种!”

  尽管学校采用半封闭的军事化管理,这依然无法阻挡我们学生对于零食的“旺盛需求”:毕竟食堂的菜品还是太过单调,满足不了大家的个性化需求。“黑市”在同学之间悄然流行开来,其中泡面和凉拌面是“硬通货”。进货渠道自然也不用说——放假回家时提前购买,或者冒着风险,从围墙的管理缺口购进,抑或是从小卖部中和老板私底下交易……

  不过,委托请假的同学代购才是更受欢迎的一种方式。倒不必说每一位请假的同学临走前兜中都装满了零钱——预付的“代购款”,更使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是:那么小的一个书包,是如何装下20多杯奶茶的?

  就在上个月,同桌田连雨中午请假外出吃“大餐”——粗粮鱼粉。就在他拿着一大把零钱准备离开时,我突然想到,那家店旁边就是“福建千里香馄饨王”(我初中三年最喜欢的一家馄饨店),便向他半开玩笑,半认真的说:“你帮我捎一包小笼包吧,带笼的那种!”他也只是冲我笑了笑。

  本来以为这只是一句玩笑话,没想到,下午,我到座位上就多了一包还冒着热气的小笼包……太给力了……

  就是我们的九班,一个充满欢乐与活力的学习之地。

日常

作者: 羊驼哥

2 条评论
    邓文涛
    邓文涛2021-01-01 15:46

    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
    回复
      羊驼哥
      羊驼哥2021-01-01 20:06

      @邓文涛 ∠( ᐛ 」∠)_

      回复
2021 © typecho & xingr